快捷搜索:

亚当·斯密在悄悄流泪

  

亚当·斯密在悄悄流泪

  奥地利过渡政府宣誓就职。6月3日,布丽吉特·比尔莱因在奥地利维也纳发表就职声明[详细]

  亚当·斯密用制钉工人论证分工的意义,但在美国的一些政客那里,手握着锤子就看着什么都是钉子。美方情报官员频频炒作一些莫须有的在华经营风险,美国政府部门以“国家安全”名义对中国企业围追堵截,甚至四处对盟友施压企图限制中国企业……开放自由理念不再,公平竞争价值不存,美方一些政客的种种异动,彻头彻尾毁掉了自诩的“公平竞争捍卫者”形象。甚至连一些美国媒体都看不下去了。针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只要把信息交给中国就构成了风险”的荒谬言论,美国媒体犀利指出:美国政府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其针对中国企业所谓“窃取美国公司技术、涉嫌间谍活动”的指控。相反,“棱镜门”丑闻却早已坐实了美国政府对公民的大规模窃听行为。

  华盛顿对中国高科技企业的“定点清除”式打压,也是一面镜子,它照出了一些美国政客的伪善:所谓的贸易自由主义就是对自己行自由,让他人无路可走;所谓的公平竞争就是一切唯我独尊。单边主义盛行,高举保护主义大棒,践踏的正是自由与开放的信条。

  联合激励对象及其直系亲属在申请入住符合条件的公办养老机构时享受免押金入住,可享受1个月以内先入住后付费优惠。鼓励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在招录(聘)公务员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时,将联合激励对象的诚实守信情况作为确定拟招录(聘)人选的重要参考。[详细]

  调查还发现,与既往调查结果相比,公众支持室内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全面禁烟的比例进一步上升。调查结果显示,中国15岁及以上吸烟人群戒烟意愿普遍较低,戒烟率未呈现明显变化。[详细]

  对自由市场的追求,让美国在形成全球大市场、国际大分工的历史进程中脱颖而出;对公平竞争的坚持,向来是美国引以为傲的价值坐标。但时至今日,美国的一些政客似乎早已忘记了自己的来路,或者明明知道何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正途,却为一己之私利不顾一切要挡住别人的路。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正在被华盛顿那双“霸道的手”束缚。

  贸易本该是互惠互利下的双赢。我们不指望一些美国政客可以达到亚当·斯密《道德情操论》所言的“正义、仁慈、良心”,但成为《国富论》所讲的“理性经济人”,应是不难的选择。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公平竞争、互利共赢的市场秩序愈发突显其价值,最大的理性就是认识到公平竞争、合作共赢的意义与价值。美国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最近发表文章,呼吁美国人清醒起来,承认“中国并不是(美国)经济问题的源头”。不知这样的声音,能不能让那些执迷不悟的政客们有所醒悟?

  立于全球产业链最高端,得益于国际分工最大受益者、世界贸易规则主要制定者、众多跨国巨头拥有者的优势身份,美国早就在经济全球化大潮中赚得盆满钵满。但是,自由市场公平竞争原则于一些美国政客而言,依旧是“合则用、不合则弃”的摆设。20世纪80年代让日本打掉牙往肚里咽的“广场协议”,以司法为武器围猎法国能源公司阿尔斯通的“美国陷阱”……正所谓“古已有之,于今为烈”。只是,习惯了“零和博弈”的那些政客们有没有想过:没有了公平竞争,美国也会失去健康发展的未来。

  如果美国先辈有知,看到今天的局势定会失望:当一个国家的政策被零和对抗思维驱动,参与全球产业分工的基础就荡然无存了,它不再是全球秩序的维护者,而是麻烦制造者、风险酝酿者。指责“中国长期从事不公平贸易”、要求所谓“公平、对等”贸易,是对基本经贸常识的假装无知;摆出一副“美国吃亏”状,高呼“买美国货、雇美国人”,只会对全球产业链作出一厢情愿的扭曲。在一个嵌入式发展的世界,企图搞“脱钩”,是违背经济规律的政治任性,美国农民不会因此受益只会陷入困境,美国经济不会“再次伟大”只会掉头向下,美国资本市场不会蓬勃向上只会成为风险样本……

  值得注意的是,《补充规定》的适用对象为刑法修正案(九)施行后,依照刑法分则第八章贪污贿赂罪判处刑罚的原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罪犯。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符合减刑条件的,执行三年以上方可减刑;被判处不满十年有期徒刑,符合减刑条件的,执行二年以上方可...[详细]

  总部设于德国慕尼黑的伊弗经济研究所日前发布《世界贸易大趋势:“一带一路”——连接欧亚经济增长区域》报告。报告呼吁,德国联邦政府、德国各州政府,乃至整个欧洲都主动创造必要的条件,积极对接“一带一路”倡议,加大在欧亚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力度,促进经济发...[详细]

  “劳动生产力上最大的增进,以及运用劳动时所表现更大的熟练、技巧和判断力,似乎都是分工的结果。”“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在《国富论》开篇对“分工”的定义,奠定了自工业革命以来世界经济学的基石。如同一些美国知名学者所言,如果说美国的发展是一个奇迹,那么奇迹的源泉之一就是这部著作。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