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第十三站:无暇享受巴黎(组图)

  克罗地亚的签证官重申只能签发一次入境签证并且不能告诉我何时可签发签证后,问是否可以给我签证申请表。“不。”我摇头,遗憾在这里耽误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我们不去了!” “先看明天能不能拿到波黑签证吧,能拿的话办过境签。”我说。过境签证一般只有24~72小时。克罗地亚不大,即使24小时也能穿过。 法国是欧洲大国,几乎每个国家在巴黎都有使领馆;巴黎又是世界之都,需要时间去享受、发掘。两重因素相加,使巴黎成为最合适的签证城市。3年前独自进行欧亚旅行时,我就是在巴黎办理签证的。像3年前一样,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文化处,为我出具了信函,帮助办理各国签证——因为大多数国家会要求中国因私护照持有者回北京办签证。 1.凡尔赛宫;2.圣心大教堂;3.拉雪滋神甫墓地巴黎公社墙;4.Porte Aueuil 周末最大的跳蚤市场;5.Montmartre 高地区的旧货店;6.Saint-Germain 的咖啡馆;7.奥赛展览馆;8.罗丹艺术馆;9.蓬皮杜文化中心的当代艺术展;10.巴黎圣母院的钟楼。 想来愧对马儿、也愧对巴黎。这10个项目我们去的不过二三。白天签证,晚上查资料、写游记,无暇细细体会巴黎。 11月7日,从布鲁塞尔返回巴黎,我们住进了位于8区和16区交界处的一间公寓。公寓的位置非常好,不仅靠近香榭丽舍大街和凯旋门、埃菲尔铁塔,更重要的是特别便于以后两周开展工作:为继续旅行准备签证——我们旅行的周期长达一年,不可能在出发前办好所有签证;因为每个签证都有期限,且大多数是3个月。 因为3年前办理签证时断断续续住了一段时间,我对巴黎相当熟悉。巴黎的街道几乎没有变化,甚至单行线年前一样。不同的是视角。倚仗着陆地巡洋舰的高大,我在车上看巴黎的角度比上次高出半米有余,以如此高度驶过塞纳河上一座座大桥,巴黎呈现出大气磅礴之势。 签证工作在12日正式展开。有了文化处的信函,进展比较顺利,加上有一半的签证可以当时拿到,我的新护照上每天都增加1~2签证。也有遇到麻烦的,比如克罗地亚,虽然同为EU新成员国,签证政策比其前南兄弟斯洛文尼亚严格百倍,一定要求传真的订房记录,并且不肯签发两次入境签证。办理克罗地亚签证的目的是前往波黑首都萨拉热窝——那里是1984年冬季奥运会的主办城市。波黑只与克罗地亚、塞尔维亚和黑山两个国家接壤,塞尔维亚和黑山又被所有的保险公司列为和伊拉克一样的免赔国家,延边朝鲜族服饰和乐器制作技艺入选第一批国家,我们只有两次通过克罗地亚进出波黑的选择。 11月20日,离开巴黎前往马儿家。我的护照上,多了5个签证,另有摩洛哥和巴西签证,不日可取。但愿离开欧洲前往南美前,我们能有机会心无旁挂地走在巴黎的大街上。 11月11日是公众假期,我开车把所有要去的使领馆都跑了一遍,在地图上标明具体位置、注明办公时间。大多数使领馆都在2公里半径内,有3家甚至可以步行前往。 出发之前,我办好了在欧洲旅行所需的大部分签证,护照上贴得满满的。为此先要换领新护照才能开始签证。中国驻巴黎总领馆是外交部在欧洲的两个办证中心之一,为在欧洲的侨民换发新护照。8号一早在位于92省的中国领事馆,我拿到了新护照。 保加利亚签证是另一麻烦。我们先后排了5个小时的队,最终被告知需要传真的酒店订房记录才能重新办理签证,签证签发时间是1周;否则只能拿24小时的过境签证。事实上我们在北京已经办了保加利亚签证,但因为旅行计划改变而过期。本来我们对保加利亚有很多计划,现在看来只能是过境了。不禁想起北京保加利亚使馆和蔼的女签证官,她像我们自己一样,希望我们能有机会多了解她的国家。 波黑签证顺利得让我们吃惊。等待签发签证的1个小时中,我们研究着使馆墙上的波黑地图,讨论从哪里入境、哪里出境,那些地方一定要去。我们渴望去看看这个在战火中重生的国家,看看“瓦尔特”的故乡。但愿在斯洛文尼亚首都卢布尔亚那,克罗地亚的过境签证手续简便些。 “真不去了?那咱们白在楼梯上坐了那么长时间!”两个小妹尾随我出了克罗地亚领事馆,心有不甘地说着。她们拿的是香港特区护照,很多国家免签,包括克罗地亚。其实我也不甘心,但这么费劲地办签证,实在是浪费时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