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卡瓦伊-莱昂纳德的这一年:从叛徒到当代乔丹

  

卡瓦伊-莱昂纳德的这一年:从叛徒到当代乔丹

  其实许多人后来才知道,顺畅且双向的沟通究竟多重要。在一片战争迷雾中,莱昂纳德孤独的往返寻医,而曾经亲密无间开诚布公的队友们,则随着时间的推移心生迷惑。诸如“他究竟啥情况?”“还能不能回来?”的疑问,一个又一个的浮出脑海,又在三月的队内会议里,接二连三的抛向莱昂纳德。 二是“我亲身经历过类似的伤病,同样的情况,我当初要比他糟糕100倍,不过你得保持乐观。” 孰是孰非,此时算是浮出水面。皇阿玛与家嫂毕竟只是绿叶角色,被误诊只能吃个哑巴亏。可莱昂纳德身为联盟超巨,一旦身体真有个三长两短,损失的可是上亿美元。慷他人之慨向来容易,只有落到自己身上,方知切肤之痛。 考虑到村夫嗜酒属性,你很难分清这是醉话还是冷笑话。单纯听起来,更像是一种失落的宣泄。老人失爱徒的心情能够理解,可身为球队总裁,你很难将他与外包兽医团队彻底割裂开来,同时这段言论无形中又是对莱昂纳德的一次伤害。当然,身处北境的他,对此已经无所谓了。 莱昂纳德打出了生涯最华丽,也是最痛快的系列赛。他终于以主角的身份,站在那高高的舞台。他可以随心所欲出手,可以施展全部才华引领球队,还可以以救世主的身份,接受北境子民的顶礼膜拜。不会再有人反复提醒“你应当无私一些,多多与队友分享球权”,只有无条件的信任,与从队友到教练的无限期望。 这段话的力度大的多,产生的影响也大得多,尤其是“糟糕100倍”,就差指着鼻子表示“你丫在诈伤了”。 莱昂纳德一定认为,自己被马刺伤害了。那位曾信誓旦旦表示愿在球队终老,心心念念想要扛起黑白大旗的球员,以决绝的方式选择离开。临到末了,村夫还给补了一刀,表示“莱昂纳德相当优秀,却不是领袖,上赛季球队的领袖是马努与米尔斯。” 无论胜负成败,这都是猛龙队史最值得被铭记的桥段。细细回味这一年,北境与卡瓦伊-莱昂纳德之间建立起深厚的羁绊。正如舅舅今日反复强调的那般:“既然马刺并不信任我外甥,那就找一支信任他的球队好了。” 其实仔细想想,莱昂纳德一去不回头绝非处心积虑,要知道他曾多次坦言“愿为马刺效力,直至终老”。2014年夺冠后说过,2018年3月初也曾说过。只是经历队内会议后,他便再没说过。由此,便能做出一个大致的判断。 老兵们有老兵们的价值观,然而老兵的这份价值观,却让莱昂纳德感到惶恐不安。这既是代沟,也是沟通不畅而导致的彼此误解。老兵们认定“你究竟能不能打赶紧给个痛快话”,而在莱昂纳德眼里,这等同于“质问”或“逼宫”。当更衣室大门被打开后,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火药味。尽管皇阿玛以和事佬的身份试图掩盖一些不和谐的音符,但任谁都无法否认,自3月21日,莱昂纳德赴主场出席年度球队合照后,他便再也没有穿上马刺队服。无论常规赛还是季后赛,他从场边消失了。 队医的态度挺明确,我们认为他完全OK,当然他如何认为,那是他的事。猜疑的种子就在此刻埋下,当莱昂纳德意识到自己与队友完全鸡同鸭讲时,唯有前往纽约另寻高明。当然那份传说中的医疗报告,至今仍未被公布于众。 是老兵们咄咄逼人?抑或队友态度凉薄?再细细揣摩,马刺的医疗团队才最应该背起这口锅。正是他们含糊不清的说辞,令莱昂纳德失去对队医们的信任,也让莱昂纳德曾经的战友们产生误判。毕竟作为球队的一份子,潜意识当然会无条件信任球队。待到真正意识到“原来被球队外包收赞助的兽医们确实不靠谱”时,那已经是2018年11月底的事了。 从抢七绝杀费城,到东决让二追四鹿死龙手,莱昂纳德真实的情感,被一点一滴展示出来。人造人也有喜怒哀乐,也有激情澎湃,他会怒吼,会咆哮,会在赛后将自己的真实想法一五一十告知媒体。更有趣的是,无论队友,主帅还是管理层,都对莱昂纳德无条件信任。洛瑞会细心的将G7绝杀用球捡起,塞到莱昂纳德手里;纳斯会将莱昂纳德定义为联盟第二(第一当然是乔丹);至于管理层,更是从头至尾一直都将莱昂纳德捧得高高在上。当然了,这也是他应得的。 昔日情谊彻底一刀两断,当初有多爱他,现在就有多恨他。以至于当马刺将莱昂纳德交易至猛龙后,刺密鼓掌喝彩,拍手叫好。“想去洛杉矶?门都没有,收拾好行囊,去3000英里以外的多伦多报道吧。” 在缺少有力信息来源的情况下,刺密将滔天怒火,滨州全日制快递运营管理职业学院有哪些,悉数倾斜到莱昂纳德与他的团队身上。他,他的舅舅以及他的姐姐,成为集火对象。并非刺密蛮不讲理,但在多方均三缄其口,或遮遮掩掩的大前提下,广大刺密只能站队球队。尤其当莱昂纳德团队正式申请离队后,这份怒火被烧成熊熊烈焰,蔓延开来。 多伦多远没有圣村或加州那般温暖,但猛龙却以国士待之。背靠背一律不打,身体稍有不适也不打,再加乌杰里隔三差五吹捧近乎肉麻。三管齐下,还真让莱昂纳德萌生“我必以国士报之”的想法。回想被交易至北境的当初吧,莱昂纳德难免没有“我就在这鬼地方打一年,然后就离队”的念头;现在呢? 至于价值观之类的,俨然就是黑色幽默了。与隔壁肥仔无条件跪舔巨星不同,马刺遵循的价值观恰好相反,球队会爽快的给米尔斯,给贝尔坦斯,给家嫂开出丰厚薪水,却以严苛的标准对待自家超巨。出手不要太多,得分不要太多,钞票不要太多,一切都为团队嘛。按照这种标准,莱昂纳德被打造成面无表情的人造人,这与总是嬉皮笑脸在线刷表情包的大湿形成鲜明对比。只是马刺偏偏忘了一点: 而此时此刻,在北美大陆的另一边,一位老者真独自酌饮。他说人世间最大的烦恼,莫过于记性太好,如果可做到以忘却一切,那么今后所度过的每天,都会是全新的一页。老者拧开酒盖,闭上双眼,液体流淌过喉管,发出吨吨吨的声响。此时,我们清楚的看到酒瓶所张贴的商标上,龙飞凤舞印刻着的四个字———— 虽说并未拍打胸脯表态,莱昂纳德如今的视线,已然聚焦于在愈发临近的总决赛。站到勇士立场,强如卫冕冠军,也难免芒刺在背。扫荡东部尽显杀神本色之余,莱昂纳德与勇士之间始终都有不得不解的恩怨,哪怕行凶者早已脚底抹油,遁入汽车城。 一是“我们不得不认为他不会再回来了,马刺依旧是马刺,得在没有他的情况下战斗。”这段话本身没啥毛病,不过其中“不得不”这三个字,仿佛暗示什么; 卡瓦伊-莱昂纳德,沉默的大将,后GDP时代毋庸置疑的领袖,与马刺陷入冷战。在伤愈复出为球队征战9场后,他又默默坐回场边。莱昂纳德自己的感觉是,伤势仍未完全恢复,需要休养更多时间;而对于莱昂纳德的请求,马刺队医不置可否。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