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多彩民族花走近东航山西少数民族空勤人员

  “阿里郎,阿里郎,阿拉里哟!郎君翻山过岭,路途遥远。晴天的黑夜里满天星辰,我们的离别情话千遍难尽!”和着《阿里郎》悠扬的歌声,一位正陶醉其中的帅小伙从舞台深处缓缓走来。凭着过人的音乐天赋和独特的演唱魅力,在2013年的分公司职工歌唱比赛中他层层过关、杀入三强,由此还得来了“情歌王子”的雅号。他就是来自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朝鲜族小伙金东岐。丰富多彩的节日演出、激烈角逐的篮球赛场、技能比拼的比武大赛都少不了他的身影,能歌善舞的民族天生就赋予了他多才多艺的特质。

  杨琳,女,1991年1月出生于甘肃省迭部县洛大乡,2岁随父母定居山西太原,2010年山西医科大学毕业,通过分公司社会招聘,层层选拨,脱颖而出。是分公司目前唯一一名藏族员工。

  印象中的蒙古人黝黑强悍、高大威猛,可眼前的这两个蒙古小伙一个阳光帅气、一个瘦小精干。同一个民族、同年生人、同样来自河北、同一所高中、同一个班级、同一年考进航校、分配进同一家航空公司、进入同一个中队……太多的一致使得来自两个家庭的蒙古小伙感情深厚、情同手足。

  谈到自己的爱人,两人都难掩幸福和歉疚。为了支持自己的飞行事业,他们的爱人都不约而同的放弃了自己的工作,远离父母来到这陌生的城市,全心全意照顾他们的生活。落地后第一时间发来的短信,驻外时关切的长途电话,都让他们飞行中疲惫的身心立刻满血。无法规律的作息、长期的驻外远行,让他们对独自在家守候的爱人倍感歉疚。“开开心心飞行去、平平安安回家来”是所有空勤人员和家属共同的美好祝愿。

  杨琳说:我爱我的家乡、我爱我的民族、我更爱我的这份空中职业。2011年3月5日,藏历正月初一,无论是大江源头的阿里高原,还是山高谷深的朵麦六岗,无论是盛产青稞的藏南沃土,还是牛羊遍野的藏北草原,生活在世界屋脊上的藏民族,迎来了一年中最盛大的节日-藏历新年。那天我正好执飞太原--成都航班,空中恰巧遇见几名刚从五台山朝拜结束回程的藏族旅客。在正常的餐饮服务结束后,我走到这几位旅客面前,介绍自己也是一名藏族同胞,并道了声“扎西德勒”。当我话语刚落,几位藏族旅客就用左手的无名指沾上杯中的茶水连弹三下,说了句“以茶代酒”。让茶之微粒飘洒于空中和地上,这意味着将酒先敬献给天神、地神和龙神,以求得来年的幸福安康。旅客又赶忙从包里的“切玛”盒中抓一点青稞向空中撒三下,然后再抓一点送入口中,象征着吉祥如意。他们还热情地唱起《祝酒歌》,“舒心的酒啊浓又美,千杯万盏也不醉,手捧美酒啊望北京,豪情啊胜过长江水胜过长江水,锦绣前程党指引,万里山河尽朝晖……”我的眼眶瞬间湿润了,没想到自己简单的一句祝福,换来旅客这么大的“回礼”。因为匆匆,当旅客下飞机与我挥手告别时,我竟有些怅然若失,甚至有些不舍。因为我曾经在他们的旅途上给过他们一段美好的时光,而我,也收获了一份感动,并且在无止尽的旅途上,还将会有更多美好的期待。

  工作六年来没有过一次旅客有效投诉的金东岐收获的不仅仅是旅客的信任,蓝天中,他还收获了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同样从事空中乘务工作的爱人无论工作中还是生活中都对他十分体谅和理解。同样的经历带给他们同样的感受,同样的感受给了他们同样的渴望。遇到刁蛮的旅客、受了莫名的委屈,两个人在家却永远是只报喜不报忧,他们不忍对方在劳累了一天后再为自己有一点多余的担心。如今的“情歌王子”已成为“小王子”的爸爸,手机里存的最多的就是六个月大儿子的各种萌照,疲劳的飞行间隙,这些照片便成了他有滋有味的精神食粮。“当了爸爸感觉肩上的责任真的不一样了,我一定好好努力,作一名好员工、当一个好儿子、好老公、好爸爸!”

  采访最后,一中队鲍旭军队长赞许地说:“这两个蒙古小伙秉承了少数民族吃苦耐劳、务实进取的优良传统,飞行作风严谨,严格按章运行、按规操作,是飞行队伍中的后起之秀。”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支花,五十六族兄弟姐妹是一家”,东航山西分公司驻地山西省虽不是少数民族聚集地,但在我们的企业大家庭里却也不乏满、回、壮、藏、朝鲜、蒙古、纳西等少数民族的员工。他们大多远离家乡,为了梦想投身东航。他们热爱自己的家乡、热爱自己的民族,他们身上独有的民族特质,使得他们与众不同,祖国蓝天也因他们的翱翔而更加绚丽多姿。

  杨琳有一个美丽的藏族名字-拉姆措,意为美丽的仙女。人如其名,高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优雅的身姿、独特的气质,给人一种纯净、神秘的亲切感。

  格桑花是一种生长在高原上的普通花朵,杆细瓣小,看上去弱不禁风,可风愈狂,它身愈挺;雨愈打,它叶愈翠;太阳愈曝晒,它开得愈灿烂。90后少女拉姆措仿佛就是那寄托了藏族同胞期盼吉祥安康的幸福花;蓝天中温宛美丽、勤劳大方的空中乘务员杨林也许就是那高原上顽强绽放、娇艳多姿的格桑花。“苍茫的天地间,有爱就不远,手握着格桑花,盛开到天边”。祝福我们的藏族空姐“扎西德勒”!

  初次见面,孙元杰、李晓强二人正在中队办公室抱着厚厚的飞行手册讨论着什么,交谈后才得知:他们一个刚刚飞行归来,一个几小时后就要进场,正利用这短暂的碰面机会讨论一下雷雨天气的飞行技巧。

  2007年沈阳航空工业学院空中乘务专业毕业的金东岐顺利进入了东航山西分公司,怀揣着蓝天梦想,一飞就是六年多。说起累并快乐着的空中乘务工作,金东岐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回首这些年来工作中的风风雨雨,有快乐、有惊喜、有心酸、有泪水,但最值得回忆的还是那一次感动。2011年夏,太原--广州,起飞不久客舱中一位老大爷突然休克、昏迷不醒,通过机上广播得知客舱中恰巧有一对夫妻,一位是医生、一位是护士。作为乘务组中唯一的一位男士,金东岐毫不犹豫地冲在最前,配合医护人员为老大爷进行急救。提供急救箱、递氧气瓶、固定氧气瓶、递毛毯、递毛巾、做心肺复苏……眼看老大爷已没有了心跳和脉搏,可在场的每一个人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在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紧张的空中抢救,老大爷终于苏醒了过来,所有的人都终于松了一口气。落地后,大爷的老伴紧紧握住金东岐抬着担架的手,激动地说:“今天多亏你们了,没有你们,我老伴今天就没有了。”感动的泪水此时再也忍不住,和着汗水直往下掉。“一句肯定、一声感谢,就算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说起飞行两人眼前一亮。飞上蓝天是孙元杰儿时的梦想,经历了空军招飞的失利,他抓住了民航招飞的机会,顺利成为了一名民航飞行员,圆梦蓝天。还记得第一次冲上云霄,兴奋激动、信心满满的他走进教练机,关舱、带杆、起飞……可实际操作远不如课本上那么轻松。空中不会打配平,全靠体力带杆,手越来越酸、越来越麻,此时教练的一句话让他重新振奋:“你身后是几百个鲜活的生命,失之毫厘,差之千里,一杆一舵要向人民负责。”孙元杰说:“教练的这句话我将铭记终生。”李晓强儿时最大的爱好是骑马,骏马奔腾、行进如风,却狠不得快点再快点,享受那似飞翔般的感觉。如今终于如愿,翱翔蓝天。“当时就是冲着帅气的大盖帽、亮眼的四道杠来的,还可以世界各地游览观光。”李晓强开玩笑地说。实际的飞行工作让他越来越脚踏实地。一次执行太原-广州航班,空中天气晴朗、一切顺利,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他上身本能的往旁边一闪,眼前的飞机前挡玻璃顿时一片血迹,原来是鸟击了!还好没有完全影响飞行视线,最终飞机安全落地,飞机也未受损。机长的沉稳、镇定让李晓强感触颇深,他深知飞行员光鲜外表的背后背负的是更多的责任和使命。

  以前的我根本不觉得空姐是一份职业。那时候我一想到空姐,脑子里就浮现出一个漂亮女孩,略施粉黛,身着迷人裙装,佩戴别致丝巾,翱翔于蓝天白云。现在,我觉得空姐是位“摆渡人”,每天迎来送往,能够把每位旅客安全、舒适地送达目的地是一份责任,更是一种福气。每天拉着行李箱奔走在各地的机场,有人说是为工作所迫,有人说这种方式已经成了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果有天停下来了,或许还真有些不适。大家都说乘务员辛苦,这我倒不否认,但这份工作让我懂得了坚持,使我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起来。我是一个“90后”女孩,在众人眼里还是小孩的我,就这样突然地踏入了社会,告别了聚会、逛街和睡懒觉的日子,每天起早贪黑地在家、候机楼和飞机三点一线之间奔波。可是在乘务员这个大家庭中,我总能时刻感受到单位对我们的关心,时常会收到短信问候;在飞行过程中,我和其他姐妹也会互帮互助,这种感觉让我感到非常踏实、非常温暖。从不缺少美丽,只是少了发现美的眼睛;快乐一直都在,只需要敞开心扉去感受它。“人生如棋,落棋不悔”。空姐这个职业对于我来说,是一幅色彩斑斓的图画、是一个巨大的旋转舞台、是快乐随心飞翔的地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